首页 社会内容详情
美是怨敌

美是怨敌

分类:社会

网址:

SEO查询: 爱站网 站长工具

点击直达
夏季闷热,是多肉植物生死交关的槛。

仍记得那年从谷雨到芒种,恍如流年。欲望关不住从指尖流泄出来,每天起床后非得把手探进泥士里翻搅拨弄个几回,才能回过神来,转动啮咬日常的齿轮,开始恒常的一日作息。使用肥皂泡沫仔细抠洗著卡在指甲缝里的泥屑,那瞬间,我似乎理解莉比卡了,那个《百年孤寂》里阴郁的女子,躲在幽黯的角落,一口一口嚼食从墙上抠下来的土。

多肉植物之于我,像是邦迪亚上校面对行刑时回忆起的马康多村落,一个崭新的世界,许多东西都还没有命名,想要述说得用手指去指。多肉植物少说也有数千品种,近亲授粉配种,大同小异的姿容委实难以辨识,根本叫不出名字。而美往往就存在于那些差之毫厘的枝微末节,可能是叶缘弧度或镶边宽度,叶尖如雏鸟喙子上的一小抹嫣媚,或长期日照充足后肉身所显现的鎏金或桑青桃红。

达人们说夏季闷热,是多肉植物生死交关的槛,步步进逼的高温是猛兽,会长出利牙咬死它们。那众口所铄非金,倒像是草草写就的一道符咒,往我额上顺手一贴,便吓阻我插手涉足其中。我只能每天上网爬文,贪看那些美丽的照片,看它们在和煦阳光的照拂下,叶片簇簇,紧致肥满,如花朵绽放,且色彩斑斓可喜,颊红、蜀葵紫、月光黄、忧郁巴黎蓝……仿佛一个色香魔幻的迷宫。

我完全疯迷其中,但只敢拥有寥寥几株。天气晴好,便将它们搬至窗口做日光浴,起风时移到阳台透气,下雨了,顾不及晾在阳台的衣服,急匆匆先将它们挪进屋内避雨。然而大多时间天气恒常,无风无雨也无艳晴,一双手仍着魔似地寻泥土摸去,也许捡拾枯叶,也许调整盆栽摆放位置,有时还不由自主将整株拉拔起来,看看是否已长出根系。植株屡遭如此颠仆起落,终日和我的心一样惶惶难以安居,看来总是清瘦无神,一脸惨绿。

我试着说服自己,多肉植物美则美矣,并未超脱物的本质,回到世俗的算计中,一株多肉植物不过是一杯美式咖啡的代价,何苦自缚手脚,天人交战若此。忽然,我听到啪擦一声,体内被箝制多时的贪婪小兽终于挣脱了手铐脚镣,无视于夏至,手刀滑落之处,植株遂一一被邮寄过来。

忙不迭地为新宠脱去俗气的红色塑胶盆,换上专用的疏水介质和雅致透气的新盆器,等待它们施以颜色,以美酬谢我。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,养在室内的多肉植物因为缺光而徒长,叶片间距越来越宽,像是长出瞻望岁月的长颈子,已然与一般绿色植物无异了。「紫蝶」、「粉红佳人」、「黄金狐狸兔」……终究,它们还是辜负了被赋予的种种美名,甚或随着天气日渐炎热,一株接着一株相继离我而去。

我不禁想着,它们的美是否只是幻觉,只是我倾尽身心想像出来的,成为一种观念、意境或象征;我悉心养护的,是否终归是自己的欲望?且欲望被一再压抑和推迟,因而堆叠到形而上的高度。又或者,对于美的追索和向往,成为一种样板,框限了我的想像,因此拒斥其他可能性?我没有答案,只是逐日和它们一起在幻灭中枯萎,终致心冷,不再悉心照料。心一横,便将盆栽置于花架,外挂于窗台交给天养,让它们回归到植物本来的位置。

两个夏天过去了,我偶尔打开窗户探头看,几盆多肉紧靠墙面摩摩蹭蹭挨挤著,叶面仍残留几颗水珠。雨刚来过,阳光和风的裙䙓也大幅摆荡而过,鸽雀成群前来觅食,或习玩,或便溺,或蹧蹋。我看着幸存者以一种无法被看穿的速度和姿态默默成长,整天灰头土脸,身上坑坑疤疤,终究未长成我所期待的样子。

日子依旧,时晴时雨。关上窗,我好像拥有了一杯午茶的余裕。

隔阂 蔺奕》浓香型的台湾 花东
 当前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

发布评论